学弟,相信我,我卖你东西不是为了赚你钱!

摘要: 没有人会放过新生市场。

11-17 22:33 首页 青年观察家

#这块诱人的蛋糕,早已被蛀虫蛀空#




两个月前的今天,北京某高校17级新生李宏伟乘坐学校负责接站的巴车到达了学校。千里跋涉,这是来自湖南的他第一次离家这么远。上午十点,是迎新现场人流量比较少的时候,各院系负责迎新的学生开始站在报到处闲聊,用来招呼新生的大旗也杵在身边。同车来的几位小伙伴都在家长的带领下开始了报到手续。李宏伟好不容易自己把大包小包的行李挪到角落里,想拦下人问问报到的流程,但路过的学长学姐们急匆匆的样子让他欲言又止。正当手足无措的时候,他想起了前不久在qq上互留手机号的一位学长。李宏伟赶紧掏出了手机:“喂,请问是x学长吗……”

 


“这边是咱们学院的报到处,前面是军训服领取处,走吧,我先带你去宿舍收拾东西。”学长接过李宏伟手里的包,拉着他就走。一路上,学长滔滔不绝地向他介绍学校的教学楼和设施,让李宏伟心生一丝暖意。拐过街角,两人路过学校的商店街,各个店铺前都拉起横幅,“教育部特批,厂家直销床上用品”“中国移动校园卡激活处”……看到新生模样的人走过来,立刻就有拿着传单的同学围上来,嘴里念叨着:“学弟看一眼吧,床上用品大甩卖,用的都是最好的棉花,绝对不掺假。”李宏伟接过一张传单,简陋的纸上印着鲜红的大字“直销价480一套”。李宏伟和学长相视一笑。

 

收拾好了宿舍,李宏伟躺在了舒服整洁的床铺上。看到舍友搬着从学校买来的床垫,李宏伟心里满是优越感。他身下的床具价值400元,比学校商店街卖的床上用品便宜了80元。李宏伟给家里打电话报了个平安,手机里新办的移动电话卡有免费的通话时长和用不完的流量。“真庆幸我加入了那个新生群,还认识了这么好的学长,学长果然没骗我。”是的,电话卡和床上用品都是学长卖给李宏伟的。



在新生群里,李宏伟发现这位和自己同是湖南老乡的学长十分活跃,热心解答各种问题。添加了学长的qq之后,李宏伟发现,这位学长还和他是同一个学院的。李宏伟请教了学长几个问题,学长无所不知,知无不言。在咨询接站信息的时候,李宏伟无意中提到了到校后购置物品的问题。学长告诉他,千万不要在学校设置的采购处买东西:“学弟你相信我,我不会骗你,学校的床上用品卖的又贵,质量又差,用不到一年就坏了,你要是想买的话,我帮你找好的,只收400块,用上四年没问题。”听了学长的话,他虽然有点犹豫,但还是交了定金。“当时的决定真是太明智了,不然来学校一定被骗惨了。”李宏伟对这位无意中认识的学长充满了感激。

 

这是一场皆大欢喜的交易。几句聊天和半个小时的陪同,学长就从李宏伟身上赚取了近200元钱。






“没有人会错过新生市场。”提起这样的暴利,姚江磊笑着说道。


姚江磊,北京某高校大二学生,也是17级新生群的创立者。“创立这个新生群不是为了我们赚钱,是希望给学弟学妹们提供一点服务,让同学们可以问些问题的。”在姚江磊口中,建立新生群的初衷十分单纯。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群主和管理员频繁的推销产品,让这个容纳了过千名17级新生及数百名老生的qq群里的大部分人都对这个群的“用途”心知肚明。


姚江磊和团队成员以兄弟相称,不从这几个“兄弟”身上收取一分提成,一年下来,培养了一批忠诚的队友。优渥的家境为他提供了充足的启动资金,和团队成员一起创业,更多的是让他们能力得到锻炼,而自己更不会从中抽成太多。“主要也是为了兄弟们赚点钱,就当做给我以后的发展积累人脉吧。”

 

“凡是做北京高校资源的,没有人会放过新生市场。”在姚江磊口中,新生市场利润极大,他和他的团队从六月初就开始策划新生市场。新生市场期间,姚江磊几乎一手联系了全部的商家,包括和床上用品厂家以及和移动联通电信营业厅。“我们的团队大,经验丰富,能够保证销量,从移动、联通手里可以拿到最好的价钱。”卖给新生181元张的校园电话卡,姚江磊和电信商议的提货价其实只要30一张。剩下的部分都被各级代理瓜分。“团队大的代理商,一天赚个几千块钱没有问题。”

 

过去半年中,姚江磊和团队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挫折,和既有联盟组织打好关系,再加之这块市场曾经缺口很大,姚江磊以极低的价格很快取得了兼职公司的信任,一传n的情况下,公司甚至自己找上门来谈生意。



提到具体实施方式,他稍微有点支吾:“我们不鼓励团队成员线下推销。”八月底,姚江磊曾拉起团队全体成员,一同赶赴北京开学最早的北京交通大学进行线下销售。由于新生对于推销者尤其是身份不明的外校推销者十分警惕,这次线下销售十分失败。八十多名团队成员,一天的时间只卖出去三张电话卡。“不能进行线下销售,这样很容易给新生留下对学校对学长学姐的不好印象。”






实际上,新生市场早已饱和,在这样一个环环相扣的市场中,每一个螺丝的异动都会引起连锁反应。


耿强是姚江磊团队某高级代理的室友,每天代理商室友在寝室打打电话就坐收提成,一个假期就收入几千元,新生报到尚未开始,就通过线上预订得到了上千元的收入。看着室友靠卖电话卡赚到了很多钱,但是又不满意各级代理商之间过高的抽成,他一直在冥思苦想赚钱的法子。


他通过淘宝购买了50个ups不间断电源,在耿强的学校,寝室每天晚上十一点断电。将ups接在路由器上,就可以在熄灯后继续使用WiFi。耿强算了一笔账,一个ups进价38元,淘宝售价一个65,自己负责送货上门,一个卖到70没有问题。如果五十个全部卖出去,可以获得1600元的净收入。


和淘宝店家的沟通也十分成功。耿强一表达了大量进货的意愿,店家就把单个价格降低了30元,一番砍价,又降低了两元。

 

耿强没有制作传单,也没想过发朋友圈宣传,在他眼里,这样“急需”又“偏门”的用品,想卖出五十个简直是轻而易举。新生报到当晚,耿强打听了一下新生的宿舍楼层,在两个书包里装上20个ups,开始了扫楼售卖。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下课之前,早就有成型的团队来这栋宿舍楼的新生寝室挨个宣传过了路由器售卖,120的路由器,购买免费安装,赠送ups不间断电源。扫了不过几个寝室,新生们态度都十分警惕,要么直接挥手表示没有兴趣,要么已经安装好了全套路由器和不间断电源。这天,耿强连书包拉链都没有拉开过。

 

无奈下,耿强和淘宝卖家交涉退货,这次沟通可不像买货时那么轻松。最终卖家只同意回收30个ups,余下的20个成了耿强不愿提起的“心事”:“只能等明年新生来了早点扫楼,看看能不能卖出去吧。”

 

新生报到季过去两个月了,曾经每天消息999+的新生群大都渐渐安静。李宏伟的舍友全部从学长手里购买了床上用品,学长给了他一个人二十块钱的提成,李宏伟心里满是感激。姚江磊仍然在为自己的团队忙得焦头烂额,移动、电信等公司答应的工资一拖再拖,团队成员已经多次表达不满,姚江磊预备先用自己的钱填上漏洞,再慢慢和营业厅交涉。耿强终于结束了和卖家交涉好的一周代发货工作,本来课业就不轻松的他感到身心俱疲,余下的20个ups电源在寝室的角落里落满了灰尘。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今日作者:张伯都

部分图源网络,部分由受访者提供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持续关注

欢迎常来漫游

?

(点击图片查看全文)







首页 - 青年观察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