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怀特故乡塞耳彭,在博物学起源地进行自然观察,这才是游与学的真正意义!

摘要: 在中广的努力下,终于有机会达成所愿,我成为了极少数有机会能到Gilbert White House朝圣的、来自中国的、自然教育一线教师。实在很难用言语来表达当时的感受。

08-31 04:27 首页 中广国际教育


丨留学丨游学丨签证丨培训丨移民丨


第一次听说Selborne是2007年9月听廖老师的讲座提到,知道那就是被称为博物学之父Gilbert White的故乡,也就是《The Nature History of Selborne》的缘起之处。后来自己上网查阅相关资料才发现了周作人与这本书之间的因缘、1996年世界博览杂志开始介绍观鸟起源,顺带介绍了这个地方。最近的一次有中国人提起曾到访此地的是北大的哲学教授刘华杰(2010年到访),根据合理的推断,刘华杰不会是第一个到此地参观的中国人,偶然来到这里游览的人肯定有,但深知其对博物学的发展有着重要意义、并以一种朝圣的心态来的中国人绝对不多。去年(2016年11月)在深圳的全国自然教育论坛与刘教授有过一面之缘,是因为主持的分论坛邀请了他作为第一个主讲嘉宾,由于各有各的工作,未能详聊。


  

今年2月与中广(即中广国际教育)聊英国的游学,才知道中广在英国的游学基地当中有一个就在Selborne附近,大喜!在中广的努力下,终于有机会达成所愿,我成为了极少数有机会能到Gilbert White House朝圣的、来自中国的、自然教育一线教师。实在很难用言语来表达当时的感受。(暂且用"不可描述"一词?)



从所住的Burgress hill出发到Selborne大约需要不到2小时,估计英国人到这里的人也不多,反正中巴车过了Petersfield之后,司机就拐到了只有一条车道乡间小路上穿行,估计是迷路了(因为回程的时候走的全是大路,起码两车道),路两侧树林茂密而年代久远,树顶大多向路面方向倾斜,仿佛整条道路都由绿色包裹,像一条时间隧道,通向维多利亚时代、甚至更早年代的英国。


  

如果对英国的历史、体制有所了解,就能感受到英国的社会基础就在乡村。著名的英国保守党政治家Stanley Baldwin(三次出任首相)曾经有一句著名的名言:"对我来说,英格兰即乡村,乡村即英格兰",来到英国,才少许领略其中含义。小小的乡道(但柏油马路质量很好)、古朴的农舍、小而庄严的教堂、已经收割了的小麦田的黄白色、正在放牧的草场的翠绿色(看到有马、奶牛、羊)、玉米地的杂色交织,这样的农业景观与去年在北美看到的一望无际有很大的差别,但同样赏心悦目。时不时在茂密的森林中还隐约看到一些高大古堡的顶端,倍显神秘。全程看不到开发、工程、大规模的挖路、除了窄窄的柏油路,和规划合理的农舍、教堂、学校及公共设施,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被各种植被覆盖。


我是幸运的,但刘华杰先生更幸运,他在Selborne住了三天,我只有4个小时,这就是北大教授和广州中学教师的差别。因此我们只能选择就在House的博物馆及周边转转,收获也是满满的。



一、博物馆的来历


1955年著名的探险家族Oates家族把怀特的房子及花园买了下来,改造成博物馆,将Gilbert White的相关遗物和Oates家族中最著名的两位探险家Frank Oates和Lawrence Oates的有关物品,一并展出。来之前各种预习,关于怀特的生平、物品已经有所了解。Oates家族的内容是这次旅程的意外收获。


Frank Oates(1840-1875)是英国典型的维多利亚时代的博物学家及探险家,由于其1871-1872期间中北美洲之旅在发现新种的巨大贡献,被选为著名的英国皇家地理协会会员。之后在1874-1875年的非洲之旅更是自David Livingstone(发现维多利亚瀑布的探险家)之后第一个再次看到维多利亚瀑布的白人,这次旅程因为发现了多个新物种使他在科学界名留青史。这一次旅行也是其最后一次旅行,也是一次未能完成的旅行。旅途中的一次发烧要了他的命。还好,他的遗物,大量的日志、手稿被移送到弟弟手中,他的故事才得以流传。


Lawrence Oates(1880-1912)是Frank Oates的侄子,早年在伊顿公学求学。一名英国海军军官,同时也是著名的探险家,1911年至1912年间参与了英国军官Robert Falcon Scott组织的那次以悲壮而闻名于世的南极探险活动,并最终与其所有队友一起牺牲在南极极寒的冰原之上。


可能有人觉得奇怪,为什么把一个只在自己的老家进行自然观察的乡村牧师(Gilbert White 1920-1793)与满世界挑战自我的两个探险家放在一个博物馆里?


正是怀特的《The Nature History of Selborne》一书(世界上第一本描述自然观察的书籍)激发了英国人乃至整个欧洲、美洲的有识之士们对自然界的兴趣,从而引发了自大航海时代之后,又一次以更科学的方式了解世界的热潮,其中,以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绅士们所取得的成就尤为显著。其中的佼佼者包括:莱伊尔(现代地质学之父)、达尔文(自然选择)、华莱士(著名博物学家)等科学巨匠。可以想象,爱好自然、勇于探险的Oates家族应该是出于对怀特先生特殊的敬仰,才决定买下这座老宅子,改造成博物馆的。


Frank Oates

frank oates的介绍

frank的非洲旅行路线

维多利亚瀑布

Lawrence Oates

  

二、参观博物馆的经历:


博物馆内与怀特有关的物品其实并不多,除了进门后的第一间房有较为详细关于怀特的介绍外,最珍贵的是摆在一楼正厅的西墙一个大柜子中间厚厚的一本怀特的自然观察日志手稿,柜子的其他格子与南墙的另一个大书柜里装的都是各个国家、各个年代、不同的语言出版的《The Nature History of Selborne》,多达几百种。


怀特的自然观察介绍

各种版本的《塞耳彭博物志》

怀特的手稿

  

在故居外草坪上偶遇一位穿着古老英格兰服装的老人家,已经84岁,Oates家族的后裔,现在的博物馆管理者。得知我们来自中国,聊起博物馆内收集的各种版本,来自中国的只有一种版本,而日本的则有很多种版本,他问我为什么?并表示感到很遗憾。


这一刻,相当懊恼自己的英文表达太差,不能准确地把当今中国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关于怀特的故事,越来越多的人受其影响走到了大自然中,越来越关注自然,不断地思考高楼大厦与绿水青山的平衡。最高兴的是,南方出版集团已经在策划再次组织力量翻译出版这本书。或许在不长的时间后,我将可以亲手再把翻译得更准确的新版中文本《塞耳彭博物志》交到老人的手里。


与老人家的合照

唯一一本中文版的《塞耳彭博物志》

  

一楼的正厅一侧有一个小电视机正不断地重复播放BBC制作的关于怀特的纪录片。二楼大部分是Oates家族的物品,最北面房间是怀特的书房,或许怀特正是在这里写下了他不朽的文字。书房门口对着的白墙,上面用奥杜本(美洲鸟类学研究的先驱)的鸟画装饰。其中有一些小幅的鸟类手绘图作品用于编辑《塞耳彭自然史》。


博物馆的纪念品店,有各种介绍故居、花园以及怀特先生的书籍。


怀特的书房

故居房前繁花似锦

鸟的手绘图

又见奥杜本的画

  

三、当地人的周末活动


刚从停车场走进故居花园时,大家就被眼前所见惊呆了,一些当地人穿着明显不是现代的服装玩着如门球,抛煎饼、抛撞球、各种桌游等游戏,一问才知道,这里每周末都有这样的活动,活动要求之一就是穿着老式的着装,这成为了当地的一个传统。不少人骑着有1、2百年历史的老式单车来,第一次看到这些设计古怪的自行车,传动系统与当今的貌似不太一样,真的太幸运了。


回来后查阅相关资料才知道,这里不仅仅是个博物馆,还是当地人举办婚礼、及各种主题活动的场所,被某网站推举为全英十大乡村花园之一。


老爷车与坚守传统的主人


四、自然观察


夏天的英格兰如来之前的预测,鸟种果然不多,带着9个自然观察零基础的孩子,要引起他们的兴趣,真不容易。可是,在花园里慢慢地走一圈还是有不少收获。花园中有一小块地是专门种蔬菜的,称为"厨房花园",有刚拔出来的洋葱(看颜色应该是两个品种),还有南瓜等。小朋友们很快就被菜园里的各种花和果实吸引,当然也很快发现那些对花更感兴趣的各种昆虫,要知道人来对花感兴趣只是因为觉得它美,而昆虫对他们感兴趣是因为食物,可以说生死攸关,因此许多爱好昆虫的自然观察者会守在盛开的花周围,等着恋花的蜂、蝇、蝶一类的昆虫飞来。


鸟的种类实在不多,仅有一些雨燕、崖沙燕贴着野草(只是辨认出是禾本科的植物)轻巧地翻飞,时不时也有腐鸦和木鸽笨拙地掠过,走到树林边上隐约听到山雀的声音。忽然有小朋友大喊:"老师,鼻涕虫!好恶心!"急忙跑过去一看,赶忙纠正:"原来是蛞蝓,可以理解为没有壳的蜗牛,其实就是壳退化了"。之后发现小径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蛞蝓。


来之前,中广咨询了有经验的马丁叔叔(中广国际教育英国公司Director),得知这个季节来英国,观察昆虫可能更实际些,从大家相继发现蟋蟀、蝗虫、一种蜘蛛、三种蜗牛(带壳的)的情况看,果然如此。虽然是刚刚接触,这些孩子也未必人人都能马上领悟到自然观察的所谓深刻意义,但发现野外小动物的时候总是快乐的,对于人类来说探索的乐趣就是天生的:


4年级的Max好奇地把满眼的禾本科植物果实拨开,看看是否与同科的稻米有无相似之处;小猴子一边大喊"那蛞蝓黏黏的好恶心。"一边不停地用手指触碰着软软的身体。当我拿着曾琪轩刚捡到的蜗牛讲解单壳类(腹足纲)的结构特点时,小朋友们的聚精会神,使我再次感到在户外观察中的学习远比在课堂上来得印象深刻。就在这个美丽的花园,连平常表现得并不太感兴趣的颜嘉怡也开始动手小心翼翼地捕捉蟋蟀和蝗虫,看清区别后又把他们放归自然。这就是自然观察,一种科学了解大自然的方式。让我们相信自然本身的魅力,会吸引更多的人们来认识自然。


  

五、关于天气(题外话)


来之前听说过一句话,和英国人聊天,实在没有话题了还有天气。本来还以为这就是英国人聊天的习惯而已,来之后才发现,英格兰的天气实在多变,明明一大早满是铅色的乌云,到了9点却阳光灿烂,中午过后竟然下起大雨,之后再来一波风和日丽,到下午3点,我们已经在回程的中巴车上,发现打在车窗上的竟然是小小的白色颗粒:冰雹。一天中这样频繁的气候变化,使在其中经历的人们真的有聊不完的话题。


记得小时候看西方电影,觉得男主角穿着合体的风衣,很是飒爽,超希望自己有一件。90年代初工作,终于有了工资。记得曾经花了接近400元买了一件风衣,刚穿的时候还蛮兴奋的,没穿几天发现广州这气候实在不适合。


来到伦敦才知道风衣对于这里的气候真的太适合了,可以挡风(即使是7、8月的伦敦依然经常吹着冷冷的寒风)、可以挡雨、还能保暖;觉得热,脱下来搭在手上依然优雅。


泰晤士河风光、远处是塔桥


图文:陆穗军老师


了解中广夏令营

请咨询中广国际教育资深游学顾问


一个教育爱好者的聚集地

说你呢,还不来关注?


首页 - 中广国际教育 的更多文章: